科學人生從這里起步 2019-11-26

59級 周家漢


近年來,作為中國科學院老科學家科普演講團成員,我有機會到各地中小學去演講“神奇的爆破”,向他們介紹什么是爆破、爆破的工程應用,以及做好爆破要有一絲不茍的敬業精神。以這種方式向年輕人普及科學知識,培養科學興趣,宣傳科學成果,講述科學人生。在課堂上,常有同學提問:周教授,你的科學人生從哪里起步?每每回答這個問題,我都會立即回答:我的科學人生是從我踏進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門,是從考入中國科大開始的。1959年,我從家鄉湖北省宜昌一中高中畢業,懷著仰慕大科學家錢學森的心情,報考了中國科大力學與力學工程系并被錄取,直到現在我還精心保存著當時的錄取通知書。錢學森先生倡導創辦了中國科大,親自組建和領導了力學和力學工程系(畢業時為近代力學系),并擔任首任系主任。我至今清楚地記得錢先生為我們力學系58級和59級兩屆學生做“如何做畢業論文”報告的情景,報告內容涉及查閱文獻、論文題目、撰寫文稿、引言、結論、標注以及參考文獻等各個方面,每部分都有細致的要求說明,甚至連字體、符號、圖線都有具體要求。例如,那時候作圖是用一種蘸墨汁的鴨嘴筆劃線條,使用鴨嘴筆一不小心就會掉下一滴墨或是斷開一條線。錢學森先生在報告中說,機械制圖作圖劃線,線條要粗細均勻,不能有毛刺。從錢先生細致的演講要求中可見老師的扎實功底和嚴謹學風,更體現了大師前輩循循善誘的教誨和用心。

那時候,在“全院辦校、所系結合”辦學方針指導下,中科院有不少科學家親自為我們科大學生授課。記得數學所的許國志教授為我們講授《高等數學》、聲學所應崇福先生講授《普通物理》……他們講授的基礎課程為我們打下了扎實而深厚的知識基礎。作為力學系爆炸力學專業學生,到了大四時,朱兆祥先生(錢學森先生1955年回國時,朱先生曾到深圳羅湖口岸迎接,后來被聘為寧波大學校長)又給我們開設了研修課程《分層介質中的波》使我們理解了應力波在介質中的傳播規律;李佩教授為我們講授科技英語,教我們如何提高外文閱讀能力、科技文章寫作技巧和水平。我的畢業論文選題就是結合力學研究所的科研課題要求,在研究所導師指導下完成的。在這樣的教學體制和管理制度下,使我們有機會接受本學科最新的知識和前沿科學信息。更重要的是,這些教授、研究員們的學術思想和嚴謹學風,通過言傳身教,潛移默化,潤物無聲地滲入到我們的心靈,影響了整整一代科大學生的思想和行為,這就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逐步體會到的珍貴的科大校風。

大學畢業后,我有幸被分配到力學所爆炸力學研究室工作,從事錢學森先生開辟的爆炸力學領域工作,又有幸在鄭哲敏先生領導下做爆破技術的研究工作。得以繼續接受一代大師們的學風教育,感受他們的學識淵博、學風嚴謹的治學精神,感受他們對國家、對人民、對事業忠誠不渝的高尚品德。這是令我終身受益的寶貴的精神財富。

爆破工作是一項有危險性的工作,又是一項讓人有成就感的工作。爆破成功實現讓人歡欣鼓舞,因為可以當即看到爆破技術的巨大威力;同時,爆破失誤也會導致十分沉痛的教訓。而爆破事故的教訓和爆破成功的經驗同樣重要,都是鮮血和生命的代價。做爆破工程要向有經驗的同行學習,同時還要毫無保留地向年輕人介紹自己的經驗和教訓。從事爆破工程的技術人員要對社會負責,對他人負責,對自己負責。我們一輩子都要小心謹慎,認真負責,牢記爆破工程師的人生格言“成功在于一絲不茍”。           

校歌《永恒的東風》指引我們要不斷創造科學高峰,科學高峰沒有窮盡;我們刻苦鍛煉,辛勤勞動,勤奮學習,理實交融,又紅又專。5年的大學基礎課和專業課程的教育使我們打下了牢固的科學知識,學會了分析問題的方法和解決問題的思路。深厚扎實的科學理論知識使我們能舉一反三,面對復雜的自然現象,我們可以抓住問題的實質,尋找事物的內在規律。后來,我能在科研中做出一些貢獻,與在科大學習期間獲得的訓練分不開的。

我們知道,爆破拆除技術在城市快速發展建設中發揮了的重要作用,高大樓房拆除塌落著地產生的振動比炸藥爆破產生的振動要大,塌落振動越來越受到人們關注。目前,軌道交通已構成北京、上海等城市公交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解決交通擁堵問題的根本出路也在于建設完善的公共交通體系,其中構建比較完整的軌道交通網絡是基礎。

同時,我們也知道,列車運行總有一部分能量要引起地面振動。不少國家都把振動列為典型公害加以防止和控制。研究列車運行振動的傳播規律,使我有機會為多條高速列車和地鐵列車選線保護好文物以確定合適的安全距離提供決策性的科學論證意見。這里僅列舉幾項主要工作:

焦枝鐵路復線龍門段移出龍門石窟保護區的建議,為其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成功奠定基本條件;京滬高鐵蘇州段選線與虎丘塔文物保護安全距離的確定;安徽六安漢王陵地下文物保護與合武鐵路線位南移距離的確定;北京地鐵六號線避繞紫禁城,不從故宮后門和角樓經過、改道北移平安大道選線方案的確定;西安地鐵四號線避繞大雁塔、改道東移的建議。

文物建筑、文化遺產是老祖宗給我們后人留下的寶貴遺產,是全民族、全人類的共同財富。特別是當涉及到北京的紫禁城、西安的鐘樓、大雁塔等標志性古建筑物時。我為自己能用學到的知識為保護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產做出一點貢獻而感到欣慰。

我們在科大念書時,值得我們力學系58級、59級同學懷念的一件事是我們每個人都曾經得到錢學森先生送的計算尺,這是很幸運和幸福的一件事,值得我們記憶。錢學森淡泊名利的情懷為世人稱頌,他曾說“我姓錢,但我不愛錢”,但他舍得為我們學生花錢。現在我們知道,1958年,錢學森所著《工程控制論》一書被譯成中文出版并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錢先生將稿酬和獎金全部捐出,給我們科技大學力學系58級、59級三百多名學生買了計算尺。至今,我還保留著這把計算尺。看見這把計算尺,讓我們牢記錢學森先生的指教:搞工程技術的人,要心中有數,有數量級概念。有了數量級比較,我們就能從宏觀上把握事物的本質。

紀念錢學森先生誕辰100周年的時候,我把計算尺捐贈給力學所,陳列在錢學森 辦公室,相信會有更多的年輕人看到錢學森的珍貴文物并受到教育。錢學森的兒子錢永剛先生十分感謝我半個世紀的保存,他曾和我交談并合影留念。看見他給我們買的計算尺,就不禁懷念錢學森先生——我們的老師。我們要向他學習,學習他為祖國、為科學貢獻、奮斗一生的精神;學習他,就要像他那樣做人做事。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權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辦: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辦:新聞中心 技術支持:網絡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號 郵編:230026

万博体育manbetx下载 - 新万博体育manbetx18ManBetX万博体育官网